【Slash 每一刻】用攝影懸壺濟世!攝影師 Tony Lee:在攝影棚之外,我體會更多

「我來自一個醫生世家,全家人都希望我去當醫生。但我最後選擇了攝影,我認為這件事可以帶給別人溫暖,持續拍出有力量的畫面,就是用攝影懸壺濟世!」身材精壯、皮膚曬成健康的小麥色,從小在加拿大長大的攝影師 Tony 熱愛戶外運動。知道他喜歡登山,問他還會些什麼,答案竟說個沒完:滑雪、籃球、游泳、單車,只要是運動,他都有涉略;對他而言,運動是興趣,也是對攝影工作的準備,因為離開光鮮亮麗的商業攝影棚,攝影師必須要有良好的體力,才能上山下海捕捉難得的鏡頭。

Tony 笑說,一開始拿起相機,其實只是因為小時候跟著朋友去戶外登山,看見他們拿出單眼很帥氣,自己手上拿著卡片相機覺得臉上無光,產生了渴望跟進的心情,這個聽起來有點孩子氣的第一步,卻大大影響了他後來的人生。他開始更仔細觀察環境裡的事物與被攝者,深深地愛上了攝影。

「對我來說,工作室當然是讓自己處於很光鮮亮麗的環境裡,但我做攝影的初衷一直以來都很簡單,就是用很謙卑的、平等的眼光去看待社會的不同角落。」Tony 說得雖然謙虛,但身為斜槓青年,他不浪費時間,盡情掌握每一刻,讓他在攝影棚以外的生活也寬廣而精彩。

用四年時間,了解一段消逝中的文化

從拿起相機到現在,Tony 一直都很享受到各個國家的大街小巷拍攝,尤其大自然帶給他的感動很深,「大自然帶給我心靈上更寬闊的感受,讓我去觀察這個世界,我自己的一些體悟都會在艱困的情況下發生。像登山,真的很累、覺得很辛苦的時候會問自己:在攝影棚裡那麼舒服 、翹腳拍照就可以了,我為什麼要來這裡?」但是,每當這種時刻,他內心深信的座右銘就會浮現,鼓勵他繼續前進。

「我相信『苦是人生最好的老師』,那是一種心靈上的解脫。只要是很有目標性地去做有意義的事情,耗盡了體力也不覺得辛苦。」積極心態加上耐得了苦的體格,讓喜歡紀實攝影的他能夠到處冒險,也足以解釋他為何連續四年都跑到尼泊爾深山上,與雪巴人待上三、四十天,在大石之間穿梭、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打光前進。

誰是雪巴人?許多人常常如此問 Tony,他說,登山的人大概都聽過雪巴人,但真正了解的人卻少之又少。幾年前,Tony 因緣際會發現了雪巴人背後深刻的歷史:五百多年前,蒙古人打進青海,一群人牽著氂牛從四川省甘孜縣的藏族自治區逃往拉薩;後來,西方的穆斯林又打到拉薩門口,迫不得已又躲至定日縣,大量氂牛把草吃得一乾二淨、農作物也踩壞了,當地居民非常不喜歡這些外來者。直到一位獵人找到一頭喜馬拉雅山的麝鹿,想將牠獵來當晚餐,便跟著牠穿越高山間的小徑,找到了讓他們安身立命的地方——坤布。

「直到現在,你去問當地的長老或得道喇嘛,他們還是相信,這頭麝鹿是坤布區守護神的化身,帶領雪巴人的祖先們進到這裡來。」被雪巴人豐富的文化吸引,Tony 以攝影師身份追隨著 前柏克萊大學教授 Dr. Stan Steven,與雪巴人文化保存非營利組織 KSCCS 的研究,並親自在坤布進行田野調查,他們發現當地文化逐漸被觀光吞噬,許多年輕雪巴人甚至不會說雪巴話,於是試圖將這些鮮為人知也逐漸流失的故事紀錄下來。

手錶裡 100 多個定點,是最珍貴的寶藏

在城市待慣的人,或許很難想像山上的生活。沒有路名、沒有標的物,許多時刻眼前只是白茫茫的雪地,太陽一下山,就什麼也看不見,海拔 5,000 多公尺的世界,必須隨時注意安全,失去方向感或天氣掌握會帶來立即的危險,此時對 Tony 而言,Garmin 手錶的指南針及晴雨表能都是非常必要的工具,「我會用晴雨表當作氣候的參考,看到大氣壓的改變,判斷是不是該離開現場。另外,有時我們會需要從 A 點移動到 B 點,但在 A、B 兩點中間我又要拍照,我就一定會用手錶沿途設下 GPS 定點,因為常常拍到晚上起大霧,容易迷路。」

在上山之前,一定要準備周全,Tony 會將自己在 Google map 上設定的座標直接同步進手錶裡,像是他的事前功課。除此之外,在長期蹲點中,Tony 十分驚訝地發現,至今仍有老雪巴人在大石頭裡過著遊牧生活,這些位置點當然沒有地址,因此每當他找到新的定點,就會快速在手錶上輸入資料,珍貴的建檔至今已累積到 100 多個。這些資料,讓他的 Garmin 手錶像極無價的藏寶箱。

Tony 希望,大家能以更謙卑的態度去面對不熟悉的事物以及大自然,因此,在進行研究及紀實攝影的同時,他當然在意環境保護,「這只手錶即便整天都開導航,電量也可以維持一整天,加上我會用太陽能板在行走時持續性的充電,非常方便。」Tony 和雪巴人團隊希望能持續將雪巴人的故事推廣出去,並將這些研究結晶留在當地的學校,讓年輕世代的雪巴人也能理解自己的文化,保存自己的文化。

也希望更多人用「心」去認識雪巴人文化。 從認識文化,接受文化,到尊重文化。

「當我們對一個文化陌生與不了解時,我們應該更努力的去理解與發掘。而不是讓我們的雙眼蒙蔽了心靈,漠視對地球上任何一個文化的尊重與學習。我想說, 雪巴人不只是登山,更不是勞工。他們是世界屋脊下的禮儀之邦!」

做有意義的事情不喊累,這是 Tony 的斜槓精神。用攝影懸壺濟世、持續熱愛著生命,這個上山下海鐵漢子心中有堅固的柔情,生活除了工作以外還能有什麼?掌握每一刻,找到能激發自己熱情的事、持續去做,才算真正呼吸著!

Posted in 未分類